关灯
护眼
    看到琳琅晕过去,老婆婆慢慢直起微弯的腰,神态也不再像一个老态龙钟的人。

    芸姑姑欣喜,正要说话,老婆婆一改刚才的和善,眸子都变得锐利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私用玉牌符纹?难道不知若无万分紧急情况,不得使用吗?”

    芸姑姑脸上笑意淡去,言语也不敢不恭敬。

    “知道,大主子的规矩,芸娘不敢忘,只是这次的确是事出紧急,不得不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冒险?”老婆婆声音一挑,“让主子冒险,若是有什么差池,你担得起吗?”

    “芸娘不敢,”芸姑姑赶紧行礼,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!”老婆婆压着嗓子厉声,“门外不时有人路过,你在干什么?让人看到岂不惹人猜疑?”

    芸姑姑又站起来:“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,好不容易从庄园里出来,就是想面见大主子,禀报情况。”

    老婆婆神情依旧不悦:“什么十万火急的大事,值得你如此费周章,要见主子?先予我说吧。”

    芸姑姑哪能跟她说?千辛万苦,死里逃生的,好不容易出来,怎么也得在主子面前卖卖惨,争取点好处什么的。

    至少得回去把姜羡鱼那个贱人收拾处置了。

    这些,都得大主子给她权力才行。

    思及此,芸姑姑勉强笑道:“事关重大,与庄园存亡有关,我不敢大意。”

    老婆婆扫她一眼:“存亡?那怎么不见庄园的管事来?”

    “我来就是想和大主子说此人的事。”芸姑姑压低声音,“烦请赶紧禀报大主子,务必召见我。”

    老婆婆脸色不但没有缓和,神色还更难看几分。

    “越级上报,这可是大忌,若是查实你是诬告,那就只有死路一条,你可想好了?”

    芸姑姑喉咙滚了滚:“我知道,但为了大主子,为了事情真相,我必须说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见过主子之后,主子让我立即去死,我也心甘情愿。”

    既然说到这个份儿上,老婆婆也就不再阻拦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后面休息,我自会联系主子,什么时候召见你,得听主子安排。”

    芸姑姑不想耽误时间,现在庄园里不知道什么情况,姜羡鱼会不会已经发现她走了,发现了会不会先下手为强,抢先发消息。

    这些都未可知,稍微失去一点先机,就足以让她落下风,危及性命。

    “烦请您要快一些,庄园那边还不知道此事,一旦发现,有可能会恶人先告状。”

    老婆婆没说话,一指后面,让她进去。

    她转身刚要走,老婆婆又叫住她:“这个丫头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芸姑姑看看晕过去的琳琅,有心说直接杀了吧,心头一转又想,还是不行,先留一留。

    万一,姜羡鱼占了先机,她还得靠仙桃帮忙,总得留条后路。

    思及此,她扶起琳琅:“我带她去后面。”

    老婆婆淡淡提醒:“若是无关的人,最好尽早处理,否则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芸姑姑带琳琅去后面,小店里一切又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老婆婆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,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颜如玉到的时候,店门已经是歇业的状态。

    她看看四周,不见琳琅。

    八哥飞来,先落到芸姑姑留下过记号的地方。

    记号是留在墙根,最下面的部分有点脱皮,白色符纹并不是很清晰,半隐半现。

    要不是仔细看,还真瞧不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