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别说寻常人家,就是现在他们住的地方,墙根墙角树下花池都还有雪。

    从小门出来开始,霍长鹤又重新走一遍,细细观察。

    在一处地方发现拖拽的痕迹。

    痕迹不是直的,一转转了半个小弯。

    应该是就在此转了方向。

    这方向是转向……霍长鹤抬头,是杂物间。

    方才他看过,杂物间没有人。

    霍长鹤后退一步,仔细看这屋子,发现从外面看,这屋子占地有十块青砖大小,而从里面看,却不过六块砖大小。

    那四块砖的地方,去哪了?

    霍长鹤推门进屋,轻敲墙壁,果然,有一块是空心声响。

    正在找机关,听到里面也有动静。

    他停住,手搭上剑柄。

    片刻,里面声音也停了,随即开启一道小门。

    琳琅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看到霍长鹤,又惊又喜:“王爷?”

    霍长鹤还没回答,琳琅又问:“我主子呢?”

    霍长鹤:“……在前面,我们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跑到墙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说来话来,”琳琅从里面出来,“我跟主子禀报去。”

    霍长鹤拦住她:“你先与本王说,前面情势有点复杂,你先别露出,看情况而定。”

    琳琅眨巴一下眼睛:“好吧,她们让我喝茶,我闻着喷儿香,那老太婆还说什么是别人给她的好茶,那不是胡说八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吃店的老太婆,谁会送给她茶?这小店来往的都是穷苦人,吃点东西,几个铜板,这茶叶值多少钱?恐怕那些穷人三五年也挣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更重要的是,”琳琅轻哼,“我家主子什么好东西没有,我什么没吃过?她根本不可能有比主子更好的茶!”

    “绝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霍长鹤:“……”这奇怪的逻辑,理不直气都壮。几乎让人都要忘了,这丫头才吃了几天饱饭。

    “认定这点,我就认定,这茶有问题,不过我也不怕,我主子给过我好些解毒的药丸,让我随身携带,我悄悄吃了一颗,那茶里的东西根本不再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假晕,听到她们商量要见大主子,也知道等了半天的接头人就是这老太婆,她让我跟着的那个女人带我来后院,还说必要时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这个,”琳琅摸出一样东西,“这是我从那女人身上扯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霍长鹤定睛一看,正是一块玉牌,上面花纹清晰,和外面墙根下见到的一样。

    霍长鹤想接过来,琳琅又把手收回去:“王爷看完了吧?我得留着,一会儿亲手交给主子。”

    霍长鹤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芸姑姑呢?”

    “在里面,我进来见她闲着没事,也没什么要紧的,就把她打晕,捆结实,正想出去给主子送信,就听到有动静,没想到是王爷。”

    霍长鹤点头:“做得好,你先进去,还等着,我去告诉如玉,你听号令,到时候里应外合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琳琅一口答应,又回到暗室,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霍长鹤退出房间,心松快不少,暗笑这丫头又直又虎,关键时刻竟然也是个有脑子的。

    他一踏进前厅,正听到有人正和颜如玉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