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小屋之内燃起了炭火,外面天寒地冻,屋内却是温暖如昔,火上正在烧着一锅水。白狼小白蹲在一旁,吃着一大块已烤熟了的肉食。

    先前二人玩得满头大汗,身上皆已被汗水湿透,香凝朝门外搬来一口大缸,将火炉上的水倒入缸内,伸手试试水温,朝孟琅道:"琅儿,过来洗澡,将衣服脱下来等会姐姐给你洗了。"

    孟琅乖乖自炭火边走到香凝前面,褪掉身上衣服,香凝将他抱到缸里,从边上的床头拿来块毛巾,沾了沾水,看着他那小而变得结实的身子,慢慢地替他搓洗起来。香凝想起两个月前,孟琅初到此地之时,他的身上瘦得只能摸到骨头,两月之后,已是开始变得结实。又想起他这两月以来的勤奋,心中暗暗心疼。

    洗好之后,香凝又自床头取出一块干毛巾替他擦干身上的水,自一旁拿来最近几日新做的衣服给他穿上,柔声道:"你试试姐姐为你做的衣服合不合身,不合姐姐再修改一下。"

    孟琅穿起新衣,心中再高兴不过,那管它合不合身,蹦蹦跳跳道:"多谢姐姐,合身,很合身,比爹爹给我买的那还好!"

    突然,孟琅提"爹爹"时,原本言笑晏晏的脸上突然换了颜色,一张脸上显得无比凄艳,像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之事,眼中泪珠滚动,只是忍住不让泪水流出。

    香凝见他忽地转变成了忧上,急道:"琅儿怎么了,是不是姐姐做的衣裳不好,让琅儿不开心了?"

    孟琅忍住泪水,强言笑道:"多谢姐姐,琅儿是想起了爹爹娘亲,他们死得早,给坏人害死了,不要琅儿了。很久都没人给琅儿做衣裳穿了。姐姐给琅儿做的衣裳很好,琅儿很喜欢。"

    香凝将他抱在怀里,眸子里流出了泪,抽泣道:"琅儿是个坚强的孩子,琅儿是男子汉大丈夫,一定能找到坏人,给你的父母报仇雪恨的。琅儿比姐姐好,至少知道父母是谁,姐姐一出身就没了父母,是师父从外面把姐姐拣回来的。他教会姐姐道法,后来师父也死了,就剩姐姐一个人了。琅儿放心,姐姐以后就只给琅儿做衣服,我们姐弟两相依为命,姐姐不会让人欺负我的琅儿。"

    孟琅听香凝哭得伤心,忍住的泪又流了出来,道:"琅儿也不允许有人欺负姐姐,想不道姐姐的身世也是如此悲苦,嗯,从今往后,琅儿不调皮了,琅儿永远都要和姐姐在一起,永远不分离。"

    许久之后,孟琅在哭泣中,躺在香凝的怀里睡着了,香凝将他抱到床上,给他拉上被子盖好,又在火炉里添了些炭,抬到床边,倒掉缸内的水,走出小屋,轻轻合上了门,拿起孟琅换喜的衣服,走去孟琅小屋左边的另一个屋舍。

    待香凝走出去,孟琅自床上起身坐起,原来他并未睡着,他看了看香凝为他布置的一切,心中一片暖意,他已彻底在心中认可了这个姐姐。

    孟琅盘腿坐下,慢慢静下心来,依照《道经》心法,心中默默地参悟着经中奥义,一道细若游丝的气流缓缓在体内游荡开来,一种奇妙的感觉又慢慢传出,只是那道气流入无根浮萍,始终找不到归宿之地。而《道经》筑基境第三重便是要开辟出聚气之所,打通气海。气海乃万气之所归,万流之所藏,若气海不通,无论你吸收多少元气,都只能是围山九韧,功亏一溃。

    就在他悟道而不得之时,体内的那声音又出现了,听其言似是很吃惊,向孟琅道:"《道经》,一部不完整的《道经》,小家伙竟然将它修练到了筑基而重,很了不起。不过就你这修炼之发,只怕二十年也突破不了第三重!"

    孟琅原本以为这个怪物已离开自己身体,一路走来并未再听到她说话,但没想到她竟然还在,看样子是想将自己的丹田当作她的家了,孟琅道:"你到底是何方妖怪,快快出来?"

    那声音道:"本仙不是与你说过了么,我出不去,除非你死了,我才能再换一个寄主,而且你这么可爱的小家伙,本仙也不舍得出去,小家伙有勇有谋,重情重意,沉着冷静,面对事情临危不乱,将来前途不可限量,还有我告诉你,本姑娘不是妖怪,而是仙!"

    孟琅听她称赞自己,心道:"他说我灵危不乱,有勇有谋,难道我所作的事都被知道?"